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他山之石 > 正文

一条微信牵出套补“硕鼠”

时间:2018-08-16  浏览次数:  来源:中纪报  作者:

“我的帮扶对象吴宝钧并没有养生态鱼和牛,发放表上怎么会有他的名字?麻烦再核对一下。”前不久,当江西省上犹县安和乡财政所会计将乡里2017年度第二批扶贫产业验收汇总表在帮扶微信群公布时,帮扶干部刘春玉当即提出疑问。

难道存在冒领奖补资金问题?乡纪委知悉后,马上组织人员到贫困户吴宝钧家核实情况。

蹊跷的银行卡

“老吴,近些年你家都发展了哪些扶贫产业项目呀?”

“前年养鸭,这两年没有发展,也没得到什么奖补。”面对乡纪委工作人员的提问,吴宝钧边回答边拿出他的一卡通存折给工作人员看。

吴宝钧的一卡通流水显示,2017年没有产业奖补金额,但乡里的发放汇总表中却有吴宝钧“发展生态鱼2.8亩奖补8400元、养牛3头奖补5000元”的内容。

两个产业项目奖补资金共1.34万元究竟流向何处?乡纪委立即向县纪委监委报告初核情况。

“群众利益无小事。”上犹县纪委监委立即成立调查组负责调查处理。调查人员通过对安和乡2017年扶贫产业验收奖补资金发放情况进行核查,发现29户贫困户没有产业验收资料,但在奖补资金发放汇总表却有名字;通过对吴宝钧的银行账号进行查询发现,其一卡通虽然没有产业奖补信息,但在另一张银行卡上却出现20177月产业奖补1.04万元、20179月产业奖补1.34万元的流水及ATM机提取记录。

是不是吴宝钧隐瞒了什么?调查人员决定与吴宝钧再谈谈。

“老吴,上次你告诉乡纪委干部没有发展扶贫产业项目,为什么这张银行卡却有产业奖补资金及ATM机提取记录?”调查人员把银行流水单递给吴宝钧查看。

“我2017年没有申请产业奖补和享受这些奖补资金。”看后,吴宝钧语气肯定地说。据吴宝钧介绍,这卡是他以前做保洁员时,乡保洁所帮办的工资卡,一直由所长邹华才保管。

“当时,邹华才叫我去拿银行卡,我想自己已经不做保洁工作,拿卡也没用,所以就没有去拿。”谈到为什么一直没有要回银行卡时,吴宝钧两手一摊说。

用农户银行卡套取补贴

随着调查深入情况逐渐明朗,所有问题线索都指向负责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发放汇总表的安和乡扶贫专干、乡保洁所所长邹华才。

“为什么贫困户吴宝钧没有验收材料,而你制作的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发放汇总表上却有他的名字?”

“除吴宝钧外,为什么还有其他29户存在同样问题?”……

在调查人员一连串的追问下,邹华才如实交代了问题:“2017年我分两次虚报骗取了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大概39万多元,其中提取的现金18.5万元就放在我在县城的租住房……”

随后,调查组在邹华才的租住房内收缴现金18.5万元、农户银行卡和社保卡15张。

原来,邹华才利用自己在乡里工作时间长,群众基础好、农户信任之便,以帮助核查账号、争取补助为名先后把一些贫困户的社保卡或银行卡拿到手,并获取密码,将补助金打入这些人的账号中,再取出占为己有。

20177月,邹华才利用汇总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发放工作便利,将掺杂了16名贫困户虚假养牛和生态鱼产业等32个扶贫产业项目奖补资金发放汇总表先后送分管扶贫副乡长、分管财务乡党委副书记进行审核、审批。两人在未审核贫困户申请表、验收表等原始资料的情况下就签字同意,致使邹华才成功骗取17.12万元。当年9月,邹华才故伎重施,以14名贫困户名义虚报养牛、中药材、油茶低改等产业项目39个,共骗取资金22.68万元,并提取现金18.5万元放在其县城租住房。

藏不住的骗补伎俩

正当大家觉得邹华才已和盘托出,调查可以完结时,又有了新情况。

“邹华才交代他以贫困户谢礼常的名义在2017年分两批5个项目共虚报2.63万元,可他取出资金是3.69万元,多出的1.06万元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呢?”调查组对邹华才的书证笔录进行分析时产生了疑问。于是,调查组以邹华才2016年开始担任扶贫专干为时间点,对安和乡2016年扶贫产业奖补资金发放情况进行逐一排查。

调查发现,邹华才在201612月采取相同伎俩,以8名贫困户名义虚报了养牛和生态鱼产业项目16个,骗取8.4万元,以5名贫困户名义虚报了养牛和生态鱼产业项目10个,骗取5.25万元。至此,邹华才先后四次骗取并占有扶贫产业资金共计53.45万元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水落石出。

今年6月,上犹县纪委监委给予邹华才开除公职处分,追缴其违纪所得并上缴国库,将其涉嫌贪污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同时,上犹县纪委监委启动问责程序,对审核、审批中把关不严的安和乡乡长、分管扶贫的副乡长、分管财务的党委副书记进行立案审查,对履行“两个责任”不到位的安和乡党委书记、纪委书记给予诫勉谈话,对负有监管责任的安和乡财政所原所长进行警示谈话,并责成安和乡党委、政府向县委、县政府、县纪委作出书面检查,限期对有关问题进行认真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