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您现在所处的位置:首页 > 清风文苑 > 正文

老张的凝望

时间:2018-10-17  浏览次数:  来源:宿城区纪委区监委  作者:

老张今年45岁,原来在老家也是三代单传,老家基本没有什么亲戚。初中毕业后就离开老家到外面打工,也在外面成了家,因为是独子,也就将父母接到了外地一起生活,父母相继在外地去世以后,老人家恋旧,非得要埋在自己的老家地理,办理完父母的丧事,老张就再没有回来过,就更加的和老家的人失去了联系,在老张的心里,老家的概念就基本没有了。老家的房子也就委托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在看护,同时也在老张家的房子里面居住。

2018年春节前,那个亲戚打电话给老张,说是村里面要拆迁,需要老张回来办手续。那个亲戚在电话里说,本来他自己想代办的,但拆迁办的人不同意代办,只有房屋的主人自己回来办理才行。于是,老张在过年后,请假回到了几十年没回到的老家。经过高铁、大巴、拖拉机等一天的奔波,老张这才回到儿时记忆的老家,看到曾经出生地的老房子,老张才依稀的感觉到,这里是他曾经的故乡。

当晚,那个亲戚在老房子里设宴招待老张,来了不少人。话题自然转到房屋拆迁赔款上面,又自然的谈论到如何能多要拆迁款的事情。

老张在本地也没有熟人,也不知道该找谁,在吃饭的时候,乘着酒兴,就全权委托那一个亲戚办理。

酒后,那个亲戚和老张单独聊天,就说,如果要多拆一点钱,就需要打点打点,如果能送出去一万元钱,最起码能多拆迁补偿五万元。老张当时有疑问,不是都按照统一标准,评估后计算拆迁款的吗?那个亲戚说:你不懂,现在只有给负责办事的人送点钱,才能多赔偿,都是这样。在那个亲戚一再劝说鼓动下老张动心了,第二天提了一万元钱交给了那个亲戚,办完了相关手续房屋主人证明手续,就回去上班了。

在这期间,老张多次打电话问亲戚,拆迁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亲戚都是说快了,快了,钱已经送到位了,应该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临近清明节,亲戚告诉老张,拆迁已经开始了,让老张抓紧回来拿钱。老张想,反正也多年没回老家给父母上坟了,这次就回老家吧。于是,请假带着全家回到了老家来。

在吃饭的时候,那个亲戚仔细的向老张说是如何运作这一万块钱的事情。那个亲戚托一个亲戚,找到那个人的同学,那个同学先是不同意做这个事,架不住老张一再央求,就又找到主管拆迁核算的朋友,软磨硬泡,才收下一万块钱。但这个人有话在前,不一定能办好,根据规定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管怎样,钱送出去了,心里就踏实多了。那个亲戚告诉老张,“只要收了钱,就好办事了,到时多要多少钱都没有事”。老张那一夜和媳妇在盘算着,拿出一万元钱,能多捞回多少,心里美滋滋的。

清明节以后,清算组住进了村子,逐家核对,根据规定能赔偿多少拆迁款。在这个过程中,各种争吵、哭闹、威胁在老张的眼皮底下上演。老张心里面非常平和,因为他知道,反正拆迁办的人收过自己的钱了,不怕,总是要多赔一点的。所以这些事似乎与老张无关。那个亲戚也鼓动老张在最近几天请拆迁办的人喝酒,再提一下一万块钱的事情,好让他们记住,千万别忘了。老张也算是大城市的认了,也见过一些市面,好几次邀请就是无论如何也请不动他们,他们宁愿在在天气热的时候,在小镇子上的小吃部简单的吃面条,也不接受老张在城里面已经安排好的酒席。这下,老张心里发毛了,摸不到底,也没人来找他,就这样悬着。

终于在清明节后第5天,老张接到通知,说拆迁办的人明天要到老张家核算拆迁赔偿的事情。一夜老张都没有睡安稳,一方面想着能多陪多少,一方面又担心那一万块钱打了水漂。

第二天,拆迁办的人一早来到了老张家。老张满脸赔笑递烟递茶,人家都是自带水杯,根本就没人接老张的香烟。老张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屋里只有老张全家在,拆迁办的人让老张把那个亲戚找来。在检查了身份证、房屋产权证之后,让老张和那个亲戚都坐下来。拆迁办的人面容非常严肃的说:你就是那个谁谁谁?托那个谁谁谁又找到谁谁谁的人?那个亲戚满脸堆笑说:“是的,是的”。转过脸来,向老张挤挤眼,意思是:有戏了。

只见拆迁办的人从包里拿出来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告诉那个亲戚,你认识这个信封吗?当然认识,那上面有那个亲戚自己写下的文字:不成敬意,请笑纳。文字歪歪扭扭,就像人一样,没有一点正行。拆迁办的人说:你打开看一下,里面是多少钱。借那个亲戚的胆子也不敢当着人家的面数钱啊。屋里的气氛一下凝重起来。拆迁办的人说:过年的时候,我们的领导接到一个礼包,因为我们是干这个的,知道这个礼包意味着什么。当时我们的领导就将这个礼包上交到了纪委。经过多次的追问,才知道这个礼包是你们送过来的。现在,开始拆迁了,你们说这个礼包该如何处理?老张和那个亲戚一时都不敢说话了。过了一会,拆迁办的人说,根据规定,你们这是行贿,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你们知道吗?老张和那个亲戚手里都紧张的出汗了。

拆迁办的人继续说:你们这种行为我们都能理解,大家都不容易。但我们都还要根据国家的规定来做事啊?你也这样,他也这样,这天下还有公平可言吗?我们政府还有信誉吗?其实按照规定,这个钱是可以充公的,但我们纪委领导同志知道你们这里比较贫困,所以经过研究,特事特办,就将这个钱退给你们,毕竟一万块也不是小数字。快点一点,少了没有。那老张和亲戚哪还还敢说话啊。赶紧收起了信封。边说:不少不少。而拆迁办的人坚持让他们当面点清楚。

拆迁办的人说:老张,你们家根据拆迁标准,核算下来是415450元。签字吧?老张刚要签字,说:不对啊?怎么这上面是42万多啊?拆迁办的人说:是这样的,因为你长期不在家,原来村里上报的自留地和青苗费给你漏报了,经过我们核对,应该再多补偿不到一万块,所以就是这么多了。这都是根据国家政策进行核算的。老张千恩万谢的签了字。

拆迁办的人继续说:你们要知道,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是秉公办事的,不要试图用小聪明达到自己个人的目的,这是行不通的,只能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最终是害了我们法制的环境。只要我们大家都遵守国家法律规定,社会就一定是清明的。

拆迁办的人走了,只留下老张和那个亲戚在那里凝望着国家工作人员地方背影。